2018年5月

原标题:韩军方:坠落战机一名飞行员死亡 另一名重伤

现场救援图(图片来源:韩联社)

[环球网综合报道]韩联社援引军方5日的话称,当天下午2时38分许一架在庆尚北道漆谷郡坠毁,造成一名飞行员死亡,另一名重伤。

这架飞机当天下午1时30分从大邱空军基地起飞并完成任务后在返回基地的途中失事。这是韩国空军F-15K战斗机自2006年6月以来时隔12年再次坠毁,当时机上的2名飞行员均殉职。

F-15K是韩国空军主力战斗机,2005年起投入实战部署,目前有60多架正在服役。F-15K最大时速为马赫2.35,最高上升高度为1.8公里,最大起飞重量36.7吨。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视频|女子带着现男友找前男友讨债 一言不合就趴上引擎盖狂飙3公里

小轿车的引擎盖上“挂着”一男一女,他们用一只手扣在引擎盖的缝隙和雨刮器上,另一只手拼命地敲打车子的挡风玻璃,小轿车驾驶员一路行驶着。19日上午,这幕只有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在229省道顾高地段上真实上演,最后小轿车在警方的拦截下才停了下来。

路面监控显示,19日上午10点半左右,一辆白色轿车沿着229省道由北向南驶来,引擎盖上趴着一男一女,一路向南快速行驶。接到报警后,姜堰交警大队顾中队立即前往事发地段进行拦截。警方了解到,小轿车驾驶员姓仲,趴在引擎盖上的女子是他的前女友。因为有经济纠纷,这名女子和现任男友一起找到了仲某理论。

仲某见到两人来了便想开车离开,于是两人拦在车前,并抓住车前方的雨刮器,趴在引擎盖上。没想仲某竟然带着两个人开车上了路,并且一路狂奔近3公里。民警表示,在这起事件中,车主的驾驶行为如果导致引擎盖上的两人受伤,就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如果达到轻伤以上的级别,可能涉嫌故意伤害。此外,趴在引擎盖上的两人,也在一定程度上妨碍了机动车驾驶人的驾驶行为。目前,警方还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对欠薪者当失信惩戒

人社部近日印发《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管理暂行办法》,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用人单位存在办法规定情形之一的,人社部门应当自查处违法行为并作出行政处理或处罚决定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按照管辖权限将其列入拖欠工资“黑名单”。

这是农民工权益保护的又一大福利。尽管2004年实施的劳动保障监察条例就规定了欠薪黑名单:“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当建立用人单位劳动保障守法诚信档案。用人单位有重大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的,由有关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不少地方也陆续公示了一些被纳入黑名单的欠薪企业,但由于缺乏相应的惩戒机制,其震慑性很有限。此番出台的暂行办法,明确了管理主体、应当列入的条件、联合惩戒机制以及动态管理等相关规定,使欠薪黑名单更有威慑力。

确保薪酬及时发放到位是劳动者权益保护的基本内涵,而欠薪行为不只是给劳动者合法权益造成了损害,也不利于社会诚信建设,由此造成的群体性事件、极端事件更是给社会稳定增添了压力。治理欠薪问题可谓是老大难了。在行政处理的传统手段难以奏效的情况下,刑法修正案(八)规定恶意欠薪入刑,最高人民法院也出台了相应的司法解释,可由于调查取证难、案件移送难等现实困难,运用刑法手段治理欠薪的效果也不太理想,欠薪行为并未从根本上得到遏制。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威力不断增强的当下,借助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治理欠薪行为就成为了必然:基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性质,欠薪黑名单应当纳入其中;基于欠薪黑名单对象的失信情节,完全有必要对其实施失信惩戒措施。新的欠薪黑名单办法由此应运而生,既在法度之内,亦在情理之中。

可要使欠薪黑名单切实发挥作用,有几个关键环节必须把握好。严把入口关,准确理解和执行办法第五条规定的应当列入的情形,实现应入尽入、坚决杜绝错列入,就成为当务之急。比如,如何理解“克扣”和“无故拖欠”,达到何种程度才属于“引发群体性事件、极端事件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这些原则性的规定如果没有具体的衡量指标,在操作过程中就会出现不同的认定结论,导致同样的欠薪行为在不同的地方乃至不同的执法人员处面临不同的处境。

此外,此办法仅规定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形才会被列入,且不说如何定义农民工是一个问题,相较于用人单位的欠薪情形而言,拖欠农民工工资只是其中之一,如果以欠薪对象不一而在处理上厚此薄彼,则对其他劳动者薪酬保护不利,也不利于对欠薪行为的整体整治。再者,对黑名单的动态管理必须严实,既要确保符合退出条件的单位及时退得出来,更要确保不符合条件的单位坚决不得无故退出,防止在此过程中出现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

来源:人民法院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社评: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西媒休要歪曲

喇荣寺五明佛学院。资料图

四川省色达县喇荣寺五明佛学院的事情不断遭到西方媒体的歪曲、炒作。《纽约时报》近日又打出了“藏区著名佛学院被拆除”这种混淆视听的标题,这也是西方主流媒体或者故意散布、或者以讹传讹相关消息的基调。

而事实是,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从未被拆除,官方也根本没有拆除该寺佛学院的计划。官方只是对该寺周围已经拥挤不堪、存在包括失火及传播瘟疫等各种隐患的大量违章建筑进行治理,维持寺院周围地区僧众及普通信众生活和从事宗教活动所需的最起码条件。

据本报了解,喇荣寺是1980年新建的,当时只有僧尼32人,后来迅速扩大,到现在已有僧尼、居士、信众等常住人口近万人,占地近4平方公里。这些人口每天居住活动在相当陡的坡形地带,近万栋木质房舍布局混乱、高度密集,公共服务功能严重不足。近年来,五明佛学院自身已无力实施有效管理,当地政府在卫生、消防、公共服务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仍难以满足人员增长的需要,必要的治理势在必行。

中国早已进入现代社会,宗教固然属于信仰范畴,但它同时存在于现实、世俗社会中,需要与基本社会秩序相衔接。当喇荣寺周围的环境出现过度膨胀时,软硬条件都支持不了。旧藏区时期有几千甚至近万人的大寺,它们都是围绕寺院形成的简陋棚帐,实为有宗教色彩的贫民窟。今日藏区显然不能走回头路,那是不人道的,也不符合藏传佛教的发展方向。

对于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治理,寺内喇嘛并无异议。有些住在周围不合规房屋里的信众和其他聚集人员有点意见,实属正常。在中国各地改造棚户区时,都会有人有意见,但是治理都推进了下去。西方媒体完全是戴着有色眼镜报道的,境外达赖集团更是做恶意解读,煽动不满。

设想一下,如果在美国或者英法某个大教堂周围忽然聚集起数以万计的信众和各类人员,那些人私搭乱建,搞出环绕教堂大片大片既不卫生又随时可能着火的棚帐,把整个地区搞成又脏又乱的“大贫民窟”,那么当地政府是否会介入呢?舆论是否会支持这种情况无限制地扩大、蔓延下去呢?

上世纪中叶以后的几十年里,广大藏区在保持藏传佛教文化传统的同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发展,藏民的生活随着全中国社会一起奔向小康。这些变化契合了藏族社会的根本利益,帮助历史上严重封闭落后的藏区追上了时代。西方舆论场漠视藏区发展的伟大成就,那里有关藏区的议题基本被两股势力塑造着,一是与中国中央政府对抗、希望藏区保持旧有落后状态的达赖集团。二是西方充满对华偏见,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想在中国内部制造对立的势力。

中国的宗教信仰都是自由的,同时中国早已是法治社会,各种宗教活动都需合法合规,与整个社会的秩序形成和谐。不仅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基督宗教、伊斯兰教、道教也是一样。

西方舆论特别爱炒作中国各地政府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违规建的教堂被拆除被它们指为打压宗教信仰自由,治理寺院周围的环境也成了打压宗教信仰自由,西方这种舆论渗透到中国国内,影响了少数人,因此主流社会应针对这些问题及时发声,以正视听。切不可认为一碰宗教就“敏感”,任凭西方的影响在我们的阵地上通过各种途径扩散。

《纽约时报》的文章竟然援引个别人的话,说政府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意图是“削弱可以对抗它的权力中心”。第一,喇荣寺的住持和僧侣决不会同意将他们定义成这样的“权力中心”。第二,如果外部力量想在中国任何地方培育这样的中心,肯定实现不了。在中国,任何宗教都不可能成为什么“权力中心”,就请西方舆论不要费心做这种挑拨了。

大国政治如何应对选举瑕疵

现在美国大选的结果开始出现了疑问,有三个州的选票可能被某国家黑客捣乱而需要重新计票。

"老机关"沙僧是如何有城府的

沙僧就这样在残酷的斗争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机关干部”,最终修成了正果,被封为金身罗汉。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

原标题:7月大婴儿床上窒息死亡,家属说罪魁祸首就是它

安装后,他发现床尾部分的围栏离床垫有一条小缝,但并没有在意。

9月24日晚9点,网友@卖萌货微博发布了一则“婴儿被床围卡住窒息死亡”的消息,称自己在网上母婴店购买了一个围栏,导致七个月大的女儿被卡在围栏的缝隙后窒息死亡。

目前,这款床围已经从天猫店铺中下架。商家称,正与家属协商解决此事。母婴店登记机关,南京市江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家属与商家准备走法律途径,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依据法律判决进行处理。

此前,有外国文献认为,床围可能会导致婴儿窒息,不建议使用。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表示,目前尚无针对“床围”的标准出台,消费者可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进行维权。

▲涉事围栏安装后和床之间有条明显的缝隙,存在安全隐患。受访者供图

网友:床长1.9米,围栏长2米,装后仍有缝

网友@卖萌货微博称,今年6月4日,他在天猫“德萨母婴专营店”买了一个围栏。据他描述,他家的床垫长1.9米,宽1.5米。客服表示买2米长或1.8米长的围栏均可。斟酌后,他购买了2米长的围栏。安装后,他发现床尾部分的围栏离床垫有一条小缝,但并没有在意。

6月15日早上8时许,他照常将女儿哄睡,并将她放在装有围栏的大床上。10分钟后,他走出房门。9时许,他在门外看了一眼,但没有听到女儿的声响,以为还在睡觉。又过一会儿,他突然发现女儿已经卡在床尾的缝隙里,没有反应。他赶紧将女儿抱到医院抢救,经医生诊断,她已经窒息死亡。

记者获取的死亡证明显示,这名女婴7个月大。证明上还盖有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金山分院急诊科印章。

死者病史调查记录显示,当日,家长发现这名女婴时,她已经没有呼吸。半小时后,她被送到医院。最终没有抢救过来,死亡原因为窒息。

▲病史调查记录显示,女婴的死亡原因为窒息。

“我当时极度悲痛,几乎扔掉了女儿所有的物品,包括这个围栏。”这名网友称,事后他开始搜集相关证据材料,发现7月和9月曾分别有消费者评论这款围栏有很大缝隙,会卡住婴儿。

该网友在7月初联系商家,希望能下架这款有安全隐患的产品,如果不能下架,至少应该注明尺寸方面的建议。

在他出示的聊天记录中,商家一再表示,这款床护栏品质是合格的。虽然它的功能是防止婴幼儿受伤,但并不能取代家长的看护。商家还称,在产品尺寸方面,客服只能按照床垫长度给出建议,但安全隐患并不能完全避免。之后,客服再也没有给过回应。于是他想到在微博上发帖维权。

网帖发布后,立即引起热议。有人评论称,这款围栏的床垫和围栏之间有较大缝隙,自家的婴儿曾被多次卡在缝隙中。

已在天猫商铺下架

昨日,该网友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已经聘请律师介入此案,他希望商家能够下架这款有安全隐患的产品并道歉,如有可能,他还希望得到相应赔偿。

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德萨母婴专营店”看到了这款名为“妙心宝宝儿童床边婴儿幼儿护栏大围栏”的产品。

产品说明着重提到,以往有些床护栏缝隙较大,容易导致婴儿窒息,这款防护栏特地设置了三档防护杆,可实现与床的紧密贴合。

这款围栏还强调了面料的透气性。不过,涉事家属表示,围栏并非全部都使用透气面料,上半段透气,下半段贴近床垫的并不透气。

随后,记者致电德萨母婴专营店,对方称目前正与涉事家属协商,并已经将这款围栏下架。下午5时左右,该网店已无法查到该产品。

天猫客服称,商家入驻需要提交开店公司的资料,并由天猫审核,审核通过后激活天猫授权的店铺名。

另外,在天猫经营母婴类目店铺需缴纳保证金。在发布商品时,需要填写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产品标准号、生产厂家等信息,天猫会对其进行审核。

如果存在质量问题买家可以通过购买页面申请售后,或者天猫拨打客服电话进行维权投诉,如果确实存在商品质量,天猫会根据商品质量的具体情况对商家进行处罚。

▲在电商平台上,不少用户留言称此款床围和床之间有缝隙,“宝宝卡到好多次”。网络截图

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律判决处理此事

昨日,记者联系到了围栏的生产厂家“妙心”,对方称,这款围栏已经销售多年,生产均按照相关标准进行,此前并未接到过类似事故投诉。

在“妙心”官网,这款围栏被宣传为明星产品,还获得过“中国人保CICC保障”。该产品有1.2米、1.5米、1.8米及2米长等多种款式。宣传片中,一个婴儿被放在装有围栏的床上,无论怎样爬行,都没有掉到地上。

工商信息显示,“德萨母婴专卖店”在南京市江宁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辖区内。昨日,该局工作人员表示,已着手调查了解相关情况,目前商家和买家正准备走司法途径,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依照法律判决处理此事。

律师:家属应证明损害与商品使用存因果关系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常莎表示,婴儿的床围在这几年大量兴起,无论在网络上还是实体店中,需求量都很高,然而并没有一个由国家或某地方统一严格制定的商品型号标准。换而言之,如今床围都是商家依照自己产品设计而制作的,没有严格规则可言。

如果家属想通过诉讼获取赔偿,可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遵循举证责任分配的原理,其应当证明损害已经存在,购买过该商品,损害与商品使用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由于产品侵权责任属于无过错责任,只要认定以上三者即可请求侵权赔偿。

常莎还认为,在消费者合法维权、保存好必要证据的同时,作为婴幼儿的父母,更应当看护照料好自己的孩子,而不是让孩子处在无人看管下。因为即使这一产品不存在缺陷,无人看管的孩子也可能因为其他意外事件而处在危险之中。

链接:床围致窒息时有发生

据东北网报道,9月12日下午5点,牡丹江市一名抱着孩子的女士向交警求助,称自家孩子在家里翻身时,不慎将头部卡在了婴儿床和护栏之间后窒息。在交警帮助下,最终得到及时救治。

另有外国文献记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BradleyT。Thach博士领导的研究人员认为,婴儿床围的设计不仅不会给婴儿带来安全感,反而会为他们带来致命威胁。

尽管美国儿科学会(AAP)建议父母不使用婴儿床围,但目前没有任何联邦法规对之加以规定。

为了对婴儿床围造成婴儿死亡的发生率进行进一步研究,研究人员对1985-2012年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审查数据进行了分析评估。同时对婴儿死亡证书、尸检报告、死亡场景和其他调查记录等进行了调查。他们发现,在这段时间里,48个婴儿是直接因为婴儿床围导致的死亡;146名婴儿由于床围造成的窒息而死。

新京报记者曾金秋实习生刘名洋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