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原标题:社评: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西媒休要歪曲

喇荣寺五明佛学院。资料图

四川省色达县喇荣寺五明佛学院的事情不断遭到西方媒体的歪曲、炒作。《纽约时报》近日又打出了“藏区著名佛学院被拆除”这种混淆视听的标题,这也是西方主流媒体或者故意散布、或者以讹传讹相关消息的基调。

而事实是,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从未被拆除,官方也根本没有拆除该寺佛学院的计划。官方只是对该寺周围已经拥挤不堪、存在包括失火及传播瘟疫等各种隐患的大量违章建筑进行治理,维持寺院周围地区僧众及普通信众生活和从事宗教活动所需的最起码条件。

据本报了解,喇荣寺是1980年新建的,当时只有僧尼32人,后来迅速扩大,到现在已有僧尼、居士、信众等常住人口近万人,占地近4平方公里。这些人口每天居住活动在相当陡的坡形地带,近万栋木质房舍布局混乱、高度密集,公共服务功能严重不足。近年来,五明佛学院自身已无力实施有效管理,当地政府在卫生、消防、公共服务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仍难以满足人员增长的需要,必要的治理势在必行。

中国早已进入现代社会,宗教固然属于信仰范畴,但它同时存在于现实、世俗社会中,需要与基本社会秩序相衔接。当喇荣寺周围的环境出现过度膨胀时,软硬条件都支持不了。旧藏区时期有几千甚至近万人的大寺,它们都是围绕寺院形成的简陋棚帐,实为有宗教色彩的贫民窟。今日藏区显然不能走回头路,那是不人道的,也不符合藏传佛教的发展方向。

对于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治理,寺内喇嘛并无异议。有些住在周围不合规房屋里的信众和其他聚集人员有点意见,实属正常。在中国各地改造棚户区时,都会有人有意见,但是治理都推进了下去。西方媒体完全是戴着有色眼镜报道的,境外达赖集团更是做恶意解读,煽动不满。

设想一下,如果在美国或者英法某个大教堂周围忽然聚集起数以万计的信众和各类人员,那些人私搭乱建,搞出环绕教堂大片大片既不卫生又随时可能着火的棚帐,把整个地区搞成又脏又乱的“大贫民窟”,那么当地政府是否会介入呢?舆论是否会支持这种情况无限制地扩大、蔓延下去呢?

上世纪中叶以后的几十年里,广大藏区在保持藏传佛教文化传统的同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发展,藏民的生活随着全中国社会一起奔向小康。这些变化契合了藏族社会的根本利益,帮助历史上严重封闭落后的藏区追上了时代。西方舆论场漠视藏区发展的伟大成就,那里有关藏区的议题基本被两股势力塑造着,一是与中国中央政府对抗、希望藏区保持旧有落后状态的达赖集团。二是西方充满对华偏见,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想在中国内部制造对立的势力。

中国的宗教信仰都是自由的,同时中国早已是法治社会,各种宗教活动都需合法合规,与整个社会的秩序形成和谐。不仅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基督宗教、伊斯兰教、道教也是一样。

西方舆论特别爱炒作中国各地政府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违规建的教堂被拆除被它们指为打压宗教信仰自由,治理寺院周围的环境也成了打压宗教信仰自由,西方这种舆论渗透到中国国内,影响了少数人,因此主流社会应针对这些问题及时发声,以正视听。切不可认为一碰宗教就“敏感”,任凭西方的影响在我们的阵地上通过各种途径扩散。

《纽约时报》的文章竟然援引个别人的话,说政府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意图是“削弱可以对抗它的权力中心”。第一,喇荣寺的住持和僧侣决不会同意将他们定义成这样的“权力中心”。第二,如果外部力量想在中国任何地方培育这样的中心,肯定实现不了。在中国,任何宗教都不可能成为什么“权力中心”,就请西方舆论不要费心做这种挑拨了。

大国政治如何应对选举瑕疵

现在美国大选的结果开始出现了疑问,有三个州的选票可能被某国家黑客捣乱而需要重新计票。

"老机关"沙僧是如何有城府的

沙僧就这样在残酷的斗争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机关干部”,最终修成了正果,被封为金身罗汉。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